精益管理网 手机版 | 精益管理网-精益120网 | Lean120.com | 网站收藏 | 微信交流
当前位置: 精益120首页 > 精益智能制造 > 中国制造 > 文章 当前位置: 中国制造 > 文章 { Lean120.com }

代工衰落的台湾科技,靠什么重新翻盘

【精益管理网】    时间:2019-01-05   作者:NEXTTECH   来源:NEXTTECH  H - 小 + 大

当我们以改革开放40周年之名跨入2019年时,很有可能,我们都遗漏了这个年份所承载的另一层重要意义。

1979年元旦,一份《告台湾同胞书》刊登于《人民日报》之上,这份全国人大常委发布的公告,在之后的40年里,为两岸的沟通合作打下了坚定的基石。

代工衰落的台湾科技,靠什么重新翻盘?

恰巧,也正是在那时,国际科技开始了新一轮国际分工。

一个是刚刚打开国门的超级大国,一个是当时“雁阵经济”下的“亚洲四小龙”,大陆和台湾在科技上的差异化发展,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在此后的40年的时间里,两个地区划出了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台湾在半导体、手机和电脑领域,开创出一个个响当当的品牌,却在移动互联网,尤其是人工智能时代,遭遇了国际竞争力的急剧下滑

站在40周年的节点回望,台湾的科技产业究竟为我们呈现了一条怎样的弧线?

代工衰落的台湾科技,靠什么重新翻盘?

从一家豆浆铺开始的半导体传奇

说起来颇具传奇色彩,台湾半导体产业的兴起,发端于一家小小的路边豆浆摊

时光回到1974年,当时的台湾已经跻身“亚洲四小龙”之列,依靠西方国家向外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机会,台湾吸引了大量外资和技术,实现了经济在10年内的迅速腾飞。

但台湾的工业仍以劳动力密集的轻工业、加工出口业为主,在快速崛起的第三世界国家面前,总人口仅有2300万、环境资源也并不丰厚的台湾,急需寻求产业转型。

代工衰落的台湾科技,靠什么重新翻盘?

时任台湾行政院院长的孙运璿看到了半导体制造的发展前景,约来当时美国无线电公司(RCA)的研究主任潘文渊,俩人在豆浆店聊了一个小时,便确立了台湾未来的发展方针:半导体。

于是,从上世纪80年代初,在环境和政策的双重影响下,台湾的工业开始向重资本和技术的半导体制造产业转化

1980年,台湾第一家半导体制造公司,联华电子诞生;7年后,张忠谋创立台积电。

代工衰落的台湾科技,靠什么重新翻盘?

更重要的是,以台积电为首,台湾的半导体制造产业,走出了一条个性化发展道路——代工

但这个台湾科技产业的顶梁柱在成立之初,却让张忠谋受到了众多质疑。

与传统厂商自己设计芯片、生产芯片不同,台积电走代工路:只生产不设计

毕竟台积电成立之前半导体工业并没有代工概念,英特尔、三星等传统半导体巨头,都具备完整的IC设计、晶圆制造、测试与封装一条龙生产能力。台积电插足芯片生产,就像一个第三者,在窥视别人老公。

代工衰落的台湾科技,靠什么重新翻盘?

不过在张忠谋眼里显然不是这样,他知道研发芯片和生产芯片完全是两个概念,他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密不可分。

相比与芯片设计的投入,芯片制造厂的投入是一笔数额庞大的固定资产,不断升级工艺、更新换代更是一笔无底洞。对于巨头来说,投资自建芯片厂,只不过因为没得选。

代工的模式,为芯片厂商卸掉这笔庞大固定资产带来的压力,也成就了台积电的传奇。

代工让世界半导体界有了全新的样貌,这种模式降低了芯片厂商的负担,更是给了诸多公司进入芯片产业的机会,造就了像是高通、NXP这种IC设计巨头。

代工衰落的台湾科技,靠什么重新翻盘?

据美国市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的统计,直至2016年,联华电子和台积电合起来,仍然占据了全球近7成的芯片代工。

除去这两家大厂,在PC时代,诸如矽统、S3 Graphics、威盛(VIA)、华硕、技嘉等台湾企业,也几乎都是无人不知的。

这些企业几乎全部成立于80年代前后,乘着第一波PC发展的热潮,台湾半导体产业迅速在国际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如果回到20年前,在半导体产业链的广度、完整度上,美国是老大,台湾也绝对排的上第二名的位置

台湾在代工方面的优势,一直延续到了HTC的时代。

代工衰落的台湾科技,靠什么重新翻盘?

成立于1997年的HTC,也是靠给大品牌代工而发家。直到2011年其第一款Android智能手机横空出世后,该公司似乎可以就此成就自家的独立品牌和声誉了。

衰落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后,

台湾科技的出路在哪儿?

但成也硬件,败也硬件。

长期过度重视硬件产业的直接影响,就是商业模式和服务创新上的落后,等到全球大步迈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时,台湾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掉队了。

微博上曾经盛传过一个视频,一个台湾女主持人在“安利”大陆移动互联网的惊人成就。

代工衰落的台湾科技,靠什么重新翻盘?

“你现在到中国大陆的城市,叫计程车是不用现金的,他们所有的服务都有一个第三方支付,哔一下就好了”。

虽然语气略浮夸,但事实是,台湾本土企业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确实出现了明显的断层。在脑中搜索一圈,我们很难想到任何一个熟知的“台湾APP”,或是“台湾互联网公司”。

其中一个原因是,硬件时代的成就,给了台湾足够的资本沉迷于过去

在谈到台湾近几年的科技发展时,李开复曾经用过一个词:病了。“在美国谈惠普、戴尔等硬件公司的时候,台湾在谈鸿海、台积电,在美国进入谷歌、Facebook时代,台湾还是在谈那几家公司。”

代工衰落的台湾科技,靠什么重新翻盘?

一方面,就像考公务员一样,进入硬件、芯片和代工厂,代表了不少台湾人对“安定生活”的向往。

这些传统大公司囤积了大量年轻、高素质的IT人才,但却无法给予他们充分发挥潜力的机会,软件为硬件服务,是这里难以动摇定式思维

另一方面,台湾在城市建设和基础设施方面已经相当完善,线下可以满足大部分人对于便利生活的需求,这种情况下,科技发展也就失去了根本的变革驱动力

还是移动支付那个例子,中国大陆得以在移动支付领域后发先至,很大程度上,正是得益于信用卡普及度的相对滞后,转型移动支付的包袱和负担也相对较轻。

代工衰落的台湾科技,靠什么重新翻盘?

而在台湾,当人们满足于随处可见的便利店、贩卖机,O2O和无人便利店尝试的失败概率与成本,就会急剧上升。

民众对这种非刚需的服务模式创新不感冒资本更青睐获利模式清晰的传统行业,再加上政策上缺乏优先倾向,几重因素都成为了台湾科技转型的障碍。

但台湾科技产业依旧有他得天独厚的价值。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各类GPU、NPU、ASIC的需求陡然增加,对于有丰富IC代工经验的台湾而言,这几乎是个量身定做的发展机遇,联发科就于去年接连发布了两款AI芯片。

代工衰落的台湾科技,靠什么重新翻盘?

同时,在语言、文化上更加融入西方社会的台湾,也能扮演起中国大陆企业走向世界的“缓冲带”。

走过半导体繁荣的台湾科技产业,一度迷失在了新的潮流与发展之中,而现在,我们似乎又看到一些积极的向好的迹象,比如,两岸开始寻求合作机会,联动台湾的人才资源与大陆的创新优势。

跨入新世代的台湾科技产业一直难以摆脱本地思维,未经开化的台湾市场是一块宝地,但只有经历开放的洗礼才会有真正的回归。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属原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如对本网所转文章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处理,谢谢!

上一篇:借鉴:超级工业帝国之洛克希德马丁,臭鼬工厂是它创新的源泉

下一篇:单反相机何以难倒中国制造业

鲁ICP备19005852号  华安盛道精益管理咨询公司  地址: 青岛市徐州路98号班芙春天2号楼808室  电话:0532-85017530 13864212978  微信交流 华安盛道欢迎您!
Copyright © 精益管理网-精益120网(Lean120.com) 华安盛道使命:致力于精益管理知识普及,致力于企业经营业绩提升! Powered by 55TR.COM CEB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