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益管理网 手机版 | 精益管理网-精益120网 | Lean120.com | 网站收藏 | 微信交流
当前位置: 精益120首页 > 企业经营实践 > 人物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人物故事 > 文章 { Lean120.com }

李东生近40年的感悟,全在这12个字里

【精益管理网】    时间:2018-12-19   作者:长江商学院   来源:长江商学院  H - 小 + 大

12月18日,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宣读了100名改革先锋称号人员名单。

长江商学院CEO首期校友、TCL集团董事长兼CEO李东生光荣上榜,并荣获“电子产业打开国际市场的开拓者”称号。

李东生近40年的感悟,全在这12个字里……

中国改革开放后崛起的第一代企业家,许多已经功成身退,不过李东生至今丝毫没有倦意。

37年,他把惠州一家不知名的地方小企业打造为全球知名的消费电子集团。

他曾为企业改制押上全部家当,也曾因一起并购风险,焦虑到要靠安眠药睡觉……

但现在回过头来,李东生仍然感谢时代给了他机会,他近40年的人生感悟总结起来就12个字:

顺势者兴,革新者强,实干者赢。

1982年,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78级毕业生李东生放弃了“铁饭碗”,回到家乡广东惠州,以工程师的身份进入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

这是一家只有40人的企业,但那时已算是惠州跟电子沾边的“大厂”了,主要制作录音磁带,是TCL的前身。

做出这种选择,是因为李东生隐约触摸到了时代变革的气息。但他自己或许也不会想到,自己把这个初心坚持了37年。

没有改行,没有离开过实业,甚至没有离开过TCL这家企业。

李东生近40年的感悟,全在这12个字里……

李东生在华南理工门口合影

37年里,只服务于一家企业,只专注于实业。

这样的经历,使李东生成为改革开放40年里企业家中为数不多的“样本”。

透过这个样本,可以完整的看到40年里,中国实业如何一点点发展壮大;

可以看到面向市场化的所有制改革如何让一家企业焕发生机;

可以看到中国企业国际化的先行者如何吃螃蟹、如何摔跟头;

可以看到最优秀的企业案例不是一帆风顺,而是不断反思和变革,才能实现“鹰的重生”。

顺势者兴

1978年,李东生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

他很幸运,抓住了时代转折释放出的红利。四年之后,当他从大学毕业时,中国改革开放正从农村到城市推进。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记得还是大量用各种购物证,不是有钱就能买到东西,要有相应的购物票,什么东西都短缺,这意味着市场有巨大机会。那时候胆大,敢于尝试,就能有很多机会,可以说几乎做什么东西,只要你把东西做好,都能赚钱。”

李东生曾回忆,那时候,中国企业从一个非常低的起点开始,是一个严重的短缺经济状况。

流行文化随着南边的海风逐渐吹进大陆,国内的录音机开始快速普及,特别是广东,有大量磁带的需求。这给TTK这家合资公司带来了第一桶金。

那时候,几乎每个领域都是蓝海,李东生也很快发现了更大商机。

“当时在惠州用的电话机还是摇把子的电话,我们一下子跳到做程控电话机,当时还开发出国内首款无源的延伸电话,这个是突破。”

李东生从香港电话机的普及前瞻到这一行业的内地商机,推动成立了Telephone Company Limited,并以英文名单词的开头字母组合了TCL这个品牌。

李东生近40年的感悟,全在这12个字里……

从1981年公司初创到80年代末,企业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李东生习惯把这个时期,称为改革开放的第一个阶段。

在11月于北京举行的长江商学院2018校友理事大会,李东生在分享亲历改革的经历中总结:

八十年代没有什么规则,也来不及制定规则,所以邓小平说摸着石头过河,因为没有桥没有路。

每个人摸到的石头不同,指引的方向也不一样。有人靠计划经济和商品经济双轨制的权力寻租发财,一个批文往往能够卖好几百万。

而传统的计划方式,是申请国家政府的资金投入,列入行业发展规划。

李东生说,TCL从一开始,就更倾向于用市场方式解决问题。

“我们一开始就借钱做我们的资本金,通过银行贷款,就把企业建立起来了,但两年我们就把投资赚回来了。”

这种市场意识也推动了TCL的第一次变革。

1996年,时任惠州市市长李鸿忠提出企业下一步发展方向是体制改革,TCL的产权改革也从这时候开始破题。

但TCL并没有新选择当时流行的红股模式,而是从所有权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改革,企业管理者获得的不是企业利润分红权,而是实实在在的股权。

同时它并没有动企业存量资产,从而杜绝了触碰“国有资产流失”红线的可能。

李东生选择了一个对赌方案,以五年为限,考核基数环比递增。

若资产回报率在10%以内,则100%归政府,在10%~25%的,企业家得15%,政府得85%;达到25%~40%的,企业家得40%,政府得60%。

同时,政府还要求李东生个人拿出50万,作为履约保证金。为了筹到这50万,他抵押了父母的房产。

这个方案在当时非常超前,却无意中又踩准了时间点。1997年,国有企业改革成为了经济体制改革的重点工作。

“改革要成功,前提就是企业要高速成长。正好那时候,中国经济正在快速增长,如果不是这个时期,TCL的体制改革就很难有这样的效果。”

李东生说,这轮体制改革的时间点选择得非常合适。

这个时期,改革开放进入了第二个阶段。摸石头过河之后,开始建桥铺路。

《公司法》等一大批市场经济的基础法律体系开始形成。民营经济快速发展,跨国公司也开始大量的进入中国。

“以前只要是什么行业赚钱,我们就做什么,但这样很难生存,企业一定要考虑公司的发展战略。”李东生说,TCL也从这个阶段开始,进行公司的长远发展的思考和布局。

“1996年以前,我们是地方上的国有企业,1996年改革使我们成为一个股份制公司,最终发展成为民营企业。”

“取势、明道、优术”,这是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项兵独创的金句。

取势排在首位,意味着做企业,首先要审时度势,顺势而为。

作为长江商学院CEO首期校友,李东生的总结,同样把顺势放在了第一位:

总有人在竞争中把握机会,加快发展,如何做到这一点,我的体会是顺势者兴,其实顺势是最重要的,一定要把握正确的方向,你方向错了,再努力也没用。

革新者强

2000年之后,中国改革开放往纵深推进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是中国加入WTO。

“这是改革开放的第三个阶段,就是中国企业国际化的阶段,扎根中国,扬帆出海。”

李东生回忆,TCL也加快了国际贸易步伐,真正布局全球产业链,同时大力提升技术创新能力。

没有人会否认,TCL是中国企业走出去跨国并购的先行者。

2004年,TCL并购法国汤姆逊、阿尔卡特,一系列蛇吞象的国际并购,让TCL和李东生名噪一时。

这两次国际并购让TCL扬名全球,李东生也登上了美国《财富》杂志封面,被授予“亚洲最具影响力的商业领袖”称号。

跨国并购总是如此。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吃下国际同行甚至国际巨头,在那个年代,就像在国际竞赛中捧回了奖杯,风光无限。但这并不是真正的奖杯,风光背后也暗藏了无数的凶险。

李东生近40年的感悟,全在这12个字里……

2003年,TCL并购法国汤姆逊的签约仪式

回头来看,TCL对汤姆逊的并购,其实是建立在对整个彩电业技术发展误判的基础上。

“2004年并购汤姆逊彩电业务时,它拥有的彩电技术专利是全球最多的,但是我们没有想到彩电很快从显像管转到显示面板。而汤姆逊的专利几乎全部集中在显像管。

我们并购的时候觉得买了一大堆技术,上了一个台阶,实际上这些技术很快就没用了,而新的技术我们又不掌握。”

李东生回忆,2005、2006年的时候,差不多有大半年,他是靠安眠药才能睡得着,“当时的代价非常大,困难挑战非常大,差点没有活过来。”

2006年上半年,TCL公司亏损7.38亿元,在走国际化的道路上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在人们的争议中,痛定思痛之后,李东生在2006年,写下了著名的《鹰的重生》

李东生在文章中写道:

“为什么我们——以变革创新见长的TCL——在新一轮文化创新中裹足不前?

为什么我们引以自豪的企业家精神和变革的勇气在文化创新活动中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为什么我们对很多问题其实都已意识到,却没有勇敢地面对和改变?

以至今天我们集团面临很大的困境,以至我们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再进行改革,给企业和员工造成的损害比当时进行的改革更大?”

刀尖向内,对自己和整个组织进行触及灵魂的自我剖析,并且对外界公开。

这种勇气和魄力,在一般人看来很难想象。

“之所以写《鹰的重生》,一是跟我性格有关,我比较喜欢学习、反思。”

李东生说,当集团的董事长是在1996年,当时他才39岁。当了企业最高阶的领导,就意味着很少听到别人对你的批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一种反思的习惯,会不停地犯错误。

正是这种反思精神,帮助TCL走出泥潭。

李东生在文章里展现了“壮士断腕”的决心:

“我已经痛下决心要通过重新推进企业文化变革创新来真正改变内部一切阻碍企业发展的行为和现象。过去的几个月,集团的管理组织正在发生改变,我们决心通过推动新一轮的变革创新从而使企业浴火重生。”

两起并购的挫折,并没有让TCL在国际化路途上转向和调头,李东生反而借此进一步优化了国际化的路径:一定要在技术创新方面赶上世界水平。

实际上,走向全球化,建立全球资源整合能力,实现全球价值对接,是中国企业最近20年最重要的功课和挑战。

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有一句“金句”:站在月球看地球。他一直倡导,在新的环境下,中国企业需要进行几个调整。

首当其冲,就是要重视全球视野,逐步修炼“以全球应对全球”的全球资源整合能力、全球价值对接能力以及全球担当。

项兵说:“美国企业家谈问题时很少只谈美国的问题,基本上都是着眼于全球和全人类面临的问题。中国企业家讲的几乎都是中国问题,很少谈全球问题。和欧美企业的领军人物相比,我们的企业家队伍在全球视野上有差距。”

在国际化道路上已经摸索了20多年的李东生,对这个观点感受颇深。

“站在月球看地球这句话很经典,我想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一定要有大格局、要看得远,如果只盯着一个区域、盯着一个国家,盯着当下,你的企业发展就会有制约,企业家一定要看的更广阔、全球视野。”

李东生说,看得长远,才能够能够看准大的趋势,企业家的这种格局是决定了企业未来发展的机会。

到2017年,TCL的海外业务收入在总销售收入中占比超过50%。

李东生经常自信的说,TCL是中国企业当中国际化程度最高的,“这是我们跨国并购奠定下来的事情,也是有代价的事情。”

也正因如此,李东生经常反驳一个观点:TCL跨国并购是失败的案例。

他认为,“没有跨国并购,就没有后来全球化的TCL,只不过我们付出的代价非常大,遭遇的困难比预想的多,但是我们活下来了。

活下来后,并购建立的能力就慢慢积淀,成就了全球化的TCL。”

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中国商业与全球化教授项兵所领导的中国商业与全球化研究中心正在撰写TCL的商业案例。

李东生对这次合作充满期待,也视为对TCL再一次总结和反思的契机:

“我希望能够把TCL在发展过程中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能够总结和给所有的同学分享,我们是非常开放的介绍我们所有的成长经历的资料。”

实干者赢

1999年,马云创立阿里巴巴。2018年,54岁的马云宣布了退休计划。从1982年进入TCL的前身,到2018年,61岁的李东生仍然坚守在实业一线。

37年筚路蓝缕,但在李东生看来,这些都是享受。

李东生近40年的感悟,全在这12个字里……

青年时期的李东生

“企业家能够几十年坚持下来,一定要能够享受做企业的这种快乐。肯定有挑战、有困难、有彷徨、也有痛苦。但更多的时候是每一次成功给你带来的喜悦。”

李东生说,这37年做企业,对他而言不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是一个享受的过程,

“你一定要从内心喜欢你做的事情,而不能说有另外一个想法,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有这样的想法,你是很难坚持的。”

享受做企业的过程,让他从不疲倦和懈怠。

今年,61岁的李东生又报了了一个为期四年的博士课程,“你说我图什么?就是我一定要跟上形势,所以一定要不断的变革创新。”

对他来说,变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也还没有到交棒的时候。

“因为我们是传统制造业成长起来的,但是只有产品制造是不够的。在产品当中要加入更多的人工智能和各种智能化应用的技术。还有,除了产品之外、销售之外,要能够给用户提供应用的服务。”

李东生说,TCL正在启动和推进新一轮变革转型,智能加互联网、产品加服务,是这一轮转型的目标,“双加转型加国际化,是TCL未来发展的‘双轮驱动’。”

“在公司初创时期,公司非常有锐气,成长非常快,能够快速超过很多老牌企业。但今天我们意识到TCL已经成为很有历史的企业,就算你意识到要改变,都不是那么容易。”

李东生时刻警惕企业被这种气息包裹,必须走出舒适区,“如果不是企业有一个变革创新的文化基因在推动,TCL可能很难走到今天。”

顺势者兴,革新者强。而筹谋既定之后,惟坚韧实干者赢。

这是李东生对这40年的总结,也是对整个中国企业界的期望,“方向对了,还要坚持、实干,要有决心能够坚持下来。”

在刚过去不久的10月份,全国工商联发布由中央统战部、全国工商联共同推荐宣传的“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TCL集团董事长兼CEO李东生作为改革开放历程中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标杆人物上榜。

时隔不久,李东生再次登上100名改革开放杰出贡献拟表彰对象荣誉榜。

作为TCL集团的掌舵人,李东生既是“实业兴国”的呼吁者和代言人,更是实业精神的践行者,带领TCL紧跟时代步伐不断求新求变,为中国经济发展留下了鲜活的印记。

作为改革开放的同行者、参与者和见证者,李东生深知,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的成功,都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改革开放是给我们这一代人的一个机会,我和在座的都是受益者。”

在参加长江商学院2018校友理事大会时,李东生以自己的经历来分享对时代的感怀:

当年大学毕业时,学习成绩最好的那一批同学很多到国外去了。

20年后,李东生和同学们有一次聚会,他发现,在国外的同学基本上是工程师,有些是大学教授,但是,基本上没有成为企业家的。

而留在国内的同学,因为赶上了改革开放,不少人后来成了企业的负责人。

他坦言,现在的民营企业家有很多抱怨,很正常,但是也要认真想一想,其实企业家是受益最大的一个群体,“我们在抱怨之余,一定要想想这个时代给予我们的机会。”

对于改革开放的纪念,有时候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

羡慕改革开放初期,市场刚刚解冻和萌芽,甚至是野蛮生长的状态。

作为那个时期的亲历者,李东生反而并不认同。

“这个看法我觉得是不客观的,今天你看,在80年代野蛮生长的那批企业家,现在还剩下几个了?可能只有10%-20%。”

他认为,那个野蛮生长的时代,催生了那一个时代的企业家,但如果不能适应后来的变化,今天肯定就不存在了。

还有人认为,40年前,市场经济刚起步,哪个行业都是蓝海,遍地都是机会,李东生也并不表示苟同:“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机会。”

在他看来,最大的挑战是,作为企业家必须能够带领企业跨越不同的时代,“这才是异常艰难的,而且是一个非常值得尊敬的事情。”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属原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如对本网所转文章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处理,谢谢!

上一篇:段永平:为何越是舍得分钱分股权,企业反而越做越大?

下一篇:商界巨擘郭鹤年传奇

鲁ICP备19005852号  华安盛道精益管理咨询公司  地址: 青岛市徐州路98号班芙春天2号楼808室  电话:0532-85017530 13864212978  微信交流 华安盛道欢迎您!
Copyright © 精益管理网-精益120网(Lean120.com) 华安盛道使命:致力于精益管理知识普及,致力于企业经营业绩提升! Powered by 55TR.COM CEB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