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益管理网 手机版 | 精益管理网-精益120网 | Lean120.com | 网站收藏 | 微信交流
当前位置: 精益120首页 > 企业经营实践 > 企业聚焦 > 文章 当前位置: 企业聚焦 > 文章 { Lean120.com }

小黄车驶入末路

【精益管理网】    时间:2018-12-17   作者:冷叔聊品牌   来源:冷叔聊品牌  H - 小 + 大

小黄车驶入末路


“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

这句话是戴威在11月14日的公司员工大会上,向员工承诺的话。

然而仅在6天之后的11月20日,ofo就再一次被曝出拖欠职人社的6.5万元招聘费用。而ofo方面因无钱支付,希望将该笔账款换算为广告费用。

乍一看费用并不高,可是据了解,这笔费用的发生时间,是在去年的十一月份,至今已有一年的时间。仅仅6.5万元的欠款,拖欠了一年且无法偿还的ofo,还能否撑过这个冬天?

稍早一段时间,ofo的官方微信公众号陷入了一个“卖蜂蜜”的风波,而就在11月24日,一直无法及时退款的用户押金又闹出了一个恶意捆绑网络信贷机构的事。4天后的11月28日,创始人戴威发内部信,说“哪怕跪着也要活下去”。

一连串的事件已经让ofo再一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而又是什么,让曾是独角兽的它走到了今天的困局?

快速崛起的ofo

早期的ofo只是理想主义者戴威的一个想法,但与“共享单车”的概念相去甚远,仅只是一个出于爱好的,以单车为核心的“骑行旅游项目”。

单车是戴威支教时的青春,也是他那段时间里仅有的乐趣。他抱着纯粹的初心开始的这一切,但随之而来的变化,让这个年轻人不得要领,跟不上节奏了。

“骑行旅游”这个项目败掉了他得到的第一笔投资,这也是他想尽一切办法从他的一个学长那里忽悠来的投资,数目不多,一百万。但这个项目最终让戴威亏到手里只剩400块钱,而且,该项目的营运范围也仅仅是在北大校园而已。

2015年6月,几乎穷途末路的戴威,想到了“共享单车”这个点子,就这样继续在北大校园推行了下去,但效果还算不错,这也给戴威积累了一定的口碑。

为他赢来口碑的,实际上是“无桩共享单车”这一模式。至今为止ofo的官网里还把这一条作为它们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闪光点。

小黄车驶入末路

“全球首创”的口号也不能说有问题,因为确实在这个时间点,是由ofo提出并实际推行了这一模式。

但实际上那时的戴威不知道的是,后来成为竞品的摩拜,在这个时期已然在考虑“如何通过在单车这一端的技术搭载,去减少产品面世后可能的损耗,并通过这一系列技术问题,真正的实现共享单车的无桩化。”这种议题并投入研究与生产了。

而戴威的ofo,依旧停留在单车共享的层面,没有技术性的搭载,尽管他将ofo铺进了全国的大部分高校,专为大学生提供相应的“共享单车服务”,但实际上这一时期的ofo也只是“把单车拿出来共享”这种简单的模式而已。

ofo初期仅仅使用立柱式的密码锁,车辆没有搭载GPS系统,车子丢失,损坏都无法及时进行维护,运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所以才有了2016年摩拜大举进入城市,而戴威不敢将小黄车投放在城市内这种尴尬的情况发生。

因为ofo起初的技术水准,根本不足以支撑它进入城市,将带来的损耗将是巨大的,一旦在这种技术水准下进入城市,ofo将走向一条快速灭亡的道路。

矛盾

创业者与资方的矛盾屡见不鲜。戴威不愿踏入城市,与资方强烈建议进入城市两者间也出现了矛盾。

但不管在谁看来,共享单车都应该进入城市,否则规模上就无法得到有效扩张。但戴威并不同意,表面上的原因在于技术水准太差,但实际上,戴威从此时就已经开始了和资方的博弈。

戴威希望在保持自己创业公司的“纯洁性”的同时,稳扎稳打,不急于扩张,如果依照资方的意愿,那么相关技术的研究,势必需要依托资方的帮助与推动,这对于希望掌控公司并具有绝对话语权的戴威来说,是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最终戴威强硬拒绝了资方的建议,选择了不向城市扩张。

但是天不遂人愿,摩拜的入局,敲了戴威一个闷棍。2016年2月,金沙江创投领投了ofo的A轮融资。主理此事的朱啸虎,在投资圈的部分人看来就像是锦鲤一般的人物,他参与过早期投资的公司,有很多后来都成为了行业独角兽,其中最著名的便是滴滴,因此他也有了一个“独角兽捕手”的称号。

有朱啸虎站台,仅仅两个月之后,ofo再一次吸引到了真格基金的投资,整个A轮总计获得了2500万元的融资。

但也是在这个4月,摩拜的自行车已经制造完毕,在上海开始投入了运营。

随后,从2016年4月到2016年9月五个月的时间内,ofo没有得到任何投资,戴威与资方在这一时期,进行了一次深度的博弈,博弈的焦点就在于“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把ofo投入城市抢占市场。”

戴威一直是一个具有相当强控制欲的人,这一点从很多问题上都能看得出,他的创始团队一共有六个人,但除他之外的几个人却鲜有人知晓,外界的人们甚至不清楚这几人在ofo这家公司的具体定位,只知道他们是“创始人之一”,而网络上关于这些人最多的介绍,就是戴威的北大校友,曾同是北大自行车协会这个社团的朋友。也许这些人都拥有不俗的个人能力,但在戴威的光环笼罩之下,他们都失去了自己的光彩。

而这也正是戴威希望的,他希望能够完全掌控这个公司,他希望自己能作为一个绝对的leader,保持创业公司的“纯洁性”。所以他希望“投资人能够尊重创业者的意志”,这也是他与投资方矛盾的根本。但投资方并不关心这些,他们只在乎利益。

摩拜的入局就像一根导火索,迅速激发了这个问题,将其摆在了戴威与资方面前的桌子上。

但戴威依旧坚持自己,而此段时间ofo在校园范围内的成果也带给了他一些底气,腾讯曾成立关于ofo的投委会,戴威也与当时腾讯投资部的合伙人夏荛交谈甚欢,几乎确立了腾讯将在ofo的B轮融资中入资。

但当这个“城市战略”摆上桌面的时候,戴威二话不说就拒绝了。夏荛提过三次,戴威拒绝了三次。

在2016年的9月,经纬中国最后投了ofo的B轮。与此同时,ofo终于确立了进入城市的战略。

最终戴威还是妥协了,但并不是迫于资本的压力,而是因为竞品摩拜鲜活的数据。九月底,滴滴找到ofo,希望签订对ofo的投资协议。这对ofo来说无疑是一针强心剂,毕竟当时的ofo不仅缺钱,缺人,也缺少与竞品相争的经验。但对戴威自己,心里其实是别扭的。“战略投资”,双方成为伙伴,都具有一定的话语权,这无疑将稀释戴威的掌控力。

但其实滴滴更看好的是摩拜,在投资ofo之前,滴滴先行找到摩拜商谈投资事宜,但摩拜的王晓峰害怕滴滴投资过后,自己再做共享单车,毕竟两者都是出行领域,市场有一定重叠。所以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于是滴滴转头就投了ofo。

2016年10月,ofo完成C轮融资,正式进入城市。摩拜也基本同期完成了他们的C轮融资,而其中有一笔,则来自于此前与ofo关系密切的腾讯。

两家的C轮融资金额都达到了上亿美元,资本对于“共享单车”的青睐,燃起了这一产业的战火。

“共享单车”的泡沫

所有人都在看好共享单车,并将曾经的网约车大战作为模板,但其实不论是资本还是戴威,他们都错估了“共享单车”这一模式的体量。

共享单车这一模式确实能给资本带来回报,但它自身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共享单车这一模式的经济价值相对较低。共享单车的直接收益只有用户使用后产生的费用,而这个费用价格非常低,而相关的企业还需要对单车做日常的维护,这又是另一笔支出,用户押金可以算是一定的流动资金,但这部分流动资金并不能算作收入。要想使它的收益达到最大化,就只能让某个企业在这个市场上一家独大,这样定价将更随意。

但实际上,“共享单车”这个市场始终无法出现一家独大,也不该一家独大。这一产业的形态,依托于基础的公共交通设施这一概念,那么它的定价必然不能过高,而且“共享单车”这种公共交通设施,也可以被其他交通工具替代。

所以单凭“共享单车”这一模式,并无法达到收益的最大化。但这一产业具备一个独特的优势,那便是流量。

大街小巷上遍地的共享单车,带来了巨大的自然流量。另外,用户数据也是共享单车企业的另一种资产,如果想要扩大产值,对于这些附加资产的运用便是关键。

单车本身并不能成为共享单车企业最大的收入来源,这种收益增长模式的经济效益过低,因此需要借助其它业务来扩大经济效益。

反过来说,共享单车企业是永远无法独立存在,成为平台的。这种模式可以是一个大型企业获取流量和额外营收的产业,但无法成为一个企业的核心盈利模式。

但彼时的资本被共享单车所能达到的市场规模扰乱了判断,于是“共享单车”的市场争夺战,在2017年打响了。

ofo自2016年10月正式启动“城市战略”以来,就疯狂的向城市内投放单车,但当时他们甚至连带有gps定位的密码锁都还未研制成功,大量单车损坏,丢失而ofo无法进行回收,维护。但当时的ofo豪言壮语,“损坏2/3我们也是赚的”。

但在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看来,这种抢占市场的方向与战略是可行的,甚至在朋友圈内喊话“90天内结束战斗”,这也引起了摩拜背后的马化腾站了出来,两人为此在朋友圈进行了一次火药味十足的辩论。

但ofo所说的“损坏2/3我们也是赚的”与朱啸虎所说的“90天内结束战斗”,最后都成了无稽之谈。摩拜与ofo之间的战争一直持续着,而ofo最终没有拖垮对手摩拜,反而帮助摩拜理清了整个产业的本质。

而ofo则在2017年6月因为负债过多,不得不停下了整个供应链,哪怕之后再进行融资,对于负债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资本们此时也慢慢认清了“共享单车”这一产业的本质,2017年底,由于大家都在亏钱,本着止损与“达成市场独占最后的尝试”两方面的考虑,ofo背后的主要资本滴滴与金沙江创投开始力推摩拜与ofo的合并,并且滴滴希望成为合并后公司的控制者。

但戴威不想接受“自己创立的公司却要别人来控制”这件事,抱着“创始人的理想”,拒绝了这一提议,而后,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将自己拥有的股权转让给了阿里,退出了ofo。

其实合并的提议早在一年前就曾提出过,那时候的ofo才进入城市两个月,然而即便大量投放,ofo的订单量也只有摩拜的1/3,彼时的提议是ofo卖身摩拜,被戴威明确拒绝。而此次滴滴希望“共享单车”这一市场整合,以快速达成资本期望的“一家独大”,但戴威依旧拒绝,这件事也就暂时搁置了。

所以2017年底的这次合并提议,其实谁都知道戴威不会接受,只是最后的挣扎,也给了朱啸虎一个退出的理由而已。

戴威骑虎难下

时间来到了2018年的4月,摩拜以27亿美金的价格被美团收购了,同时美团需要承担摩拜10亿美金的负债,等于说总价是37亿。被收购前摩拜的估值为38.25亿美金。看上去是卖了个合理的价格。

虽然摩拜卖身他人,但实际上此时的ofo,依旧不是摩拜的对手。争斗的过程中,摩拜与ofo都在亏损的路上一去不复返。摩拜早期的投资人李斌,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炜,都看清了“共享单车”是一个泡沫产业。于是决意在情况还没有最恶化的时候,将摩拜卖出。而美团确实是个好去处,它的整个产业生态中可以有摩拜的一席之地,能够将摩拜融入进去。

但戴威似乎还并没有认清现状,也没能明白共享单车这个产业并不能独立存在。或许他自己也明白,只是不愿承认而已。

如今的ofo已经逐渐步入绝境,而滴滴与阿里也在虎视眈眈。双方都在等待ofo倒下之后,去接手它的遗产,就像高旋的秃鹫等待垂死的猎物一般。

而作为“理想主义”的戴威,也终于骑虎难下了。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属原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如对本网所转文章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处理,谢谢!

上一篇:江苏省洋河酒厂生产现场参观

下一篇:中国的商场之王-红星美凯龙

鲁ICP备19005852号  华安盛道精益管理咨询公司  地址: 青岛市徐州路98号班芙春天2号楼808室  电话:0532-85017530 13864212978  微信交流 华安盛道欢迎您!
Copyright © 精益管理网-精益120网(Lean120.com) 华安盛道使命:致力于精益管理知识普及,致力于企业经营业绩提升! Powered by 55TR.COM CEBN.cn